当前位置:Linux教程 - Linux文化 - 让他们的手发抖——从ETS告新东方事件谈起

让他们的手发抖——从ETS告新东方事件谈起


  最近,主办托福、GRE考试的美国教育考试中心ETS就未经授权使用GRE试题一事,把新东方学校告上了法庭。稍前,ETS向全美各大学、研究所发公开信,质疑中国学生英语考试成绩的真实性。

  面对ETS的诉讼,新东方表达出非常积极的态度,他们表示,在版权方面,“如果我们有论证不充分、做法欠妥的地方,新东方会接受法律的判决结果,愿意承担相关责任”。

  新东方校长俞敏洪说:“如果以起诉新东方为代价,能够使托福、GRE试题资料在中国合情合法地使用,我认为这是件好事情。到时候,双方一定会面对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学生到底有没有获得考试资料的合法渠道?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试题资料使用将规范化,中国学生也将不再为此焦虑。”

  面对多年来ETS对中国学生取得合法授权使用GRE材料所采取的歧视态度,我恍惚觉得这是新东方的“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信条的一个行动体现。

  有人说,这是纯粹的盗版事件。但仔细一看,你就会觉得奇怪,为什么盗版者几年来一直在追着被盗版者想要谈判解决GRE试题版权问题而遭受到不理睬与拒绝。

  再仔细看看,在TOEFL和GRE两项考试中,新东方已经与ETS达成了托福方面的版权协议,而偏偏GRE的材料版权问题未能解决。

  新东方在一份材料中指出:

  “在美国本土和世界上许多国家,比如亚洲的日本、韩国,ETS都授权并出版了GRE考题。在中国,尽管许多国内机构多次要求ETS授权历史性考题在中国正当的渠道出版发行,但屡遭拒绝。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单位去同ETS谈版权,ETS不仅不谈,连个回信都没有。所以中国学生在国内根本无法从合法的途径获得GRE考题。”

  那么,ETS的讲法又是如何?

  ETS外联处负责人艾文答人民网记者丁刚问时说:“新东方过去的确曾与我们接触过,我们的选择是与他们有限合作。我们授权他们使用托福考试题。
  人们似乎对我们扩大与新东方的合作不积极感到很奇怪,可我们为什么要那么积极呢?如果有人偷了你一次,道了歉,并且说不再重犯。可没多久,他又来偷你的东西,又许诺说不会再干了。……你还会信任这样的人吗?新东方最后一次想要与我们接触解决版权问题,是在去年12月……”

  仔细读读这段话,你就能明白什么叫作傲慢与不合作态度。他们“选择”的是“有限合作”。艾文提到“最后一次”,这就证明了新东方已经努力了“多次”。退一万步讲,他们就算不喜欢授权给新东方,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们也没授权给其他中国的出版机构呢?如果他们觉得新东方的学生因历史性考题而获得相对于其他中国学生不公平的优势的话,他们理应更积极地推进授权给其他中国的出版机构。

  这是暂时无法避免的事,ETS垄断了TOFEL和GRE考试主办权,中国的学生要到美、加留学,还是得和这些傲慢的家伙打交道。这里还是一个自强的问题,关键是自己要强大起来。许多时候,看到人们老是花大力气“要求”某些日本人承认历史,感到很可惜,还是省下精力自己发奋才是正道。

  艾文还声称:“ETS愿意继续推动一些合作计划,以便使中国学生可以通过那些帮助中国学生复习的公司获得我们的试题。这些努力因为我们不得不起诉新东方而受到影响。在这场诉讼案解决之前,这些工作必须停下来。”

  这是一种彻头彻尾、明白无误的讹诈!其中一个动机与发出那封给全美各大学及研究生院的、横扫所有中国申请留学学生的信有重合之处,那就是要制造中国学生对新东方的仇恨。另外一个动机,当然就是继续拖延GRE材料版权问题的解决。

  关于ETS向全美各大学、研究所发公开信,质疑中国学生成绩的真实性,作者晓槐在《质疑:ETS有知识垄断之嫌》一文中有这样的分析:

  “美国ETS的这封信函首先是对中国学生的诚实性投下了怀疑。其次,由于中美学校成绩的不可比性,美国大学录取外国学生,特别是中国内地学生,主要依赖GRE和TOEFL成绩的可比性,ETS的信函要求美国大学不要信赖GRE和TOEFL成绩,使得录取标准的可比性降低。此外,由于中国申请人的诚实受到该信函的影响,其他成绩资料的可信度也可能被看低。”

  ETS的一系列做法,是在整体上损害着中国学生的利益。当有人,有媒体指出这点,要向ETS讨还公道时,我们的一些可爱的世界主义者就跳出来扣“民族主义”的帽子。问题是,ETS所发出的信是孤立地把中国的学生整体作为目标,他们拖延不肯授权使用材料的,也是对仅仅中国这个范围。生为中国人,要想清除掉中华民族的自我意识认同,我曾认为是非常不大可能的的事,没料到,一些“先驱”们却转化得如此彻底与漂亮。

  关于为什么会产生1999年10月后中国考生的GRE成绩跳升呢?下面是媒体上的一些分析:

  “自1999年10月起,中国GRE开始用计算机进行考试,那么为什么从此以后,中国学生的考分就普遍提高了呢?其实在美国同样出现过GRE推广计算机化考试使平均考分提高的现象。早在1995年,美国最权威的考试培训机构之一Kaplan就曾验证,ETS的GRE计算机化考试并不公正,会出现考试成绩提高的情况。”

  “ETS在中国改机考的第一个星期,中国考生的成绩就暴涨。说明问题应该在ETS自己身上。我们分析,原因有二:首先,机考评分体系有弊端。在美国已有学生就ETS机考评分的弊端上诉法律,并且打赢了官司,但是ETS一直不肯承认这一点。所以,机考和笔考成绩是不具有可比性的。另外,机考和笔考在考试中时间不同,机考的词汇和逻辑部分(中国考生的弱项)的时间加长了1/5至1/3,这有利于中国学生思考并考出高分。”

  “1999年10月到2000年10月期间,恰好是中国GRE考试计算机化代替笔试的过程。以语文为例,在笔试中,是30分钟38道题,而机考30分钟内只要做30道题目;逻辑过去是30分钟25道题,改成机考以后,一个小时才做35道题。这样题量大大下降了,而时间更充裕了,这会不会也是分数提高的原因?如果一味地把分数提高说成是因为传播考题,这种说法站不住脚。”

  “事实上在1999年以前考题就已经流传,那为什么在1999年10月以前成绩未提高,而改了机考以后考生们成绩就提高了?这好像也说不通。另外,ETS既认为托福考试有题目在中国传播,又承认托福成绩没有提高。但托福考试一直在使用笔试方式。”

  “由于GRE计算机化考试欠公正,虽然有把考试成绩提高的可能,但也有把考试成绩降低的几率。1999年,美国考生AmyCuddy对她GRE计算机化考试的逻辑部分的评分质询ETS,在美国许多考试培训机构的帮助下,Cuddy女士迫使ETS取消了错误成绩,并且赢得了对其时间和花费的经济赔偿。尽管ETS多年来一直否认GRE计算机化考试公正性的问题,但最近,它也不得不承认该种考法儿可能会误评考生的成绩,并且许诺为可能被误评成绩的考生提供免费的重新测试。”

  “ETS是用中国学生作弊为借口掩盖其GRE机考评分体系的弊端。”

  由于ETS的公开信已在实质上影响了中国留学生的申请,并且在技术上也有可能证明1999年10月后的成绩跳升与GRE机考的关系,笔者认为,一些专业的法律工作者应该考虑代表全部中国GRE考生采取集体法律行动的可行性。最低的目标是要求被告ETS公开收回它的2001年1月30日,由ETS的几位负责人联名发到美国各大学及研究院的那封信函。这也是一个法庭练兵的好机会,加入WTO之后,更多的真刀真枪、牵涉巨大经济利益的案子会不断涌现。让ETS为所欲为,是给那些怀有不良居心的人树立了一个很坏的先例。不要认为我是在破坏良好的对外交往气氛,睁大眼睛,人们就可以发现这些年来我们经受过多少欺压与蒙骗。

  我们知道,中国的企业往往在外国的各种反倾销控告中缺乏知识与力量去应诉,因而其他国家得以为所欲为地把我们的许多产品赶尽杀绝,损失惨重。我们必须要学会怎样用法律保护自己。就算是在新东方未经授权使用了ETS的材料的诉讼中,也还是有法律可循,有理可讲,赔偿要合理,并非就可以任由对方宰割的。从中,中国法律界也能有个很好的学习与实习的机会。

  保护知识产权,保护专利,打击盗版,是中国的当务之急。否则,无法体现出中国的市场力量、中国的各产业无法发展、创新与投资均失去动力,其为害是非常深重的。

  新东方已表明,他们“将努力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成为新时代的新榜样。”

  写这篇文章,我更感兴趣的是鼓励新东方继续在英语考试培训上向ETS的考试命题挑战,同时,树立更高的目标:提升新东方的层次。

  我认为,限制历史性题目的使用,并不可能从根本上阻碍考生对考试的准备。因为一种语言技能或一个词汇,都可以通过极多种方式表示出来。当然,这要求新东方要在建立自己的题库方面进行财力、智力、人力与时间的投资。甚至可以考虑应用软件的人工智能技术来产生试题。做法是:把新东方的教师们作为产生试题的专家系统的智能库,请来人工智能方面的软件工程师把这个人脑中的智能库写进电脑中的“试题生成专家系统”里的智能库。笔者建议新东方先找机器翻译方面的专家们谈谈,比如桑夏公司,他们既有英语方面的知识,又具备人工智能方面联系到英语的研究。相信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项目。

  到时,在ETS无法再指责非法使用它的历史性题时,中国的考生仍然得高分,就可以彻底证明ETS今天的论调是多么荒谬。对于傲慢的家伙,就是得让其露露原形。让我讲个故事。公司里,我喜欢休息时打乒乓球。一个对手发出的长球速度极快,极不好接。于是我发展了用拉抽来对付。经过一段时间,他发的球都被我一板抽死,因此,每此轮到发球,他的手就发抖。我想,新东方也能让ETS手发抖的。这就是挑战精神,跟他们轻松玩个Game。

  关于提升新东方的层次,新东方应当在整个英语学习方面对中国多作贡献。

  今天,英语水平影响了我们对知识的交流与学习,比如在软件业,关于软件工程新技术CMM的许多文件与资料,都可以从互联网上取得,但中国的大多数软件技术人员就不能充分利用,要等待别人翻译介绍。英语水平低,更影响了产业的发展。还是以软件为例,我们的软件出口业大大落后于印度,其中一个因素就是所有有关人员的英语水平。

  新东方的英语教学方法就是一种中间产品,应当针对社会对外语应用的各种需求,进行最终产品(学员的实际应用)的市场调查,从而有针对性地发展出各种相应的教学方法。这是非常严谨的教学科学活动,要比考试培训复杂得多。但这是新东方的历史使命。

  另外,媒体已报道新东方与联想联手向网络教育进军。网络上的外语教育,正如笔者在上节所写的,意义非常重大,因为网络可以把新东方的校园扩大到网络虚拟校园。当然,如何把课堂面授的知识传递转移到网络授课上,是一个关键性的挑战。同时,最终目标应当是是包括考试培训在内的各种网上英语教育。我想,这该是新东方“追求卓越,挑战极限”精神应用到其自身办校的自然延伸。(关于网络教育,笔者曾写过《中国网络教育向何处去?》及《网络教育、迎接阻力》两文)

  在英语教育之外,新东方可以对社会作出贡献的是展示出一种全新的、充满新鲜气息的、生气勃勃、健康向上的企业文化。从一些报道中,可以看到新东方正在往这个方向迈进,虽然还有好一段距离。方向对了,需要的就是坚毅的努力。中国缺乏这种企业文化,中国的发展不能没有这种企业文化。同时,在许多现存的企业中,极难自发地产生这种企业文化。因此,希望能有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在新东方的发展道路上,ETS事件只是个小小泥坡,然而,这个事件为新东方提供了一个深刻思考的机会,提供了一个升华的契机。这种机遇只有那些支配自己命运的人们能把握住。

  是否,新东方希望在其校训的“人生终将辉煌”之外,加上“中华民族终将辉煌”。

(2001-03-04)

(完)


(作者E-Mail: yimingyan@hotmail.com )

原文参见:Chinabyte-硅谷寄语